退出閱讀

他一笑,溫暖如畫

作者:北宮少主
他一笑,溫暖如畫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六章 奇葩的親戚們

第六章 奇葩的親戚們

一開始的無助、鬱悶、難過漸漸消失,隨之而來的是——
楚楚不明白沈上時究竟什麼意思,為什麼要把這件事鬧得人盡皆知,讓她顏面全無,如果是旁人也就罷了,偏偏他要讓楚楚最討厭的一群人來看她的笑話,最重要的是,她因為自己而讓媽媽也跟著自己被數落。
大姐冷嘲熱諷道:「你可別這麼說,等你家大寶長大后要真這樣,我看你舍不捨得抽。」
沈上時把楚楚不想實習的事兒告訴了全家人,在破五那天,楚楚的親戚們全部蜂擁至外公家裡。
第一個憤怒起身拿起包甩起高跟鞋就往門口走的人是大姐,尾隨其後的是二姐,這時候碰巧楚楚的媽媽從外面用鑰匙把門打了開來,楚楚媽媽看著濃妝艷抹滿臉怒氣的大姐愣住了。
當楚楚正盤算著怎麼和媽媽去說不想實習這件事的時候,喜聞樂見再次發生了。在楚楚瀕死狀態時,沈上時毫不留情的補了一刀。
「啊?楊羽是個好孩子,他總給我買點心。」
楚楚的親戚們說是替楚楚著急,可誰都看得出來她們今天是來看熱鬧,挖苦她的,而那些勸她的話也充滿著諷刺和嘲笑。
莎士比亞曾經說過一句話,「愛讓懦夫變成勇士,卻也會叫勇士變成懦夫。」楚楚屬於後者。曾經那個帶著超大蠢笨黑框眼鏡,一直勇往直前,認為無論遇到什麼困苦,只要在鏡子前說一句:楚楚你是最棒的,你和超人唯一的區別就是你把內褲穿在裏面,就https://www•hetubook•com•com能化一切悲痛為動力的女孩,她的世界在男友的背叛后瞬間崩塌。在感情面前,她是總是弱者。
外公帶著外婆去遛彎了,家裡,寂靜無聲。楚楚坐在沙發中間,低著頭,一言不發。大姨,二姨,大表姐,二表姐,梁音,楊羽,最愛看笑話的二姨父也來了。他們把她圍了起來,跟審犯人似的。沈上時敲著二郎腿坐在麻將桌旁邊抽著煙,一副悠哉看笑話的模樣。
沈上時只是抽著煙,目光落在楚楚身上,並沒有回答二姨的話。
「那有什麼捨不得的?孩子沒出息大人都跟著丟人現眼。」
一個人,如果做了讓人瞧不起的事情,所有人便都不會去顧忌他的感受,毫無自尊顏面可談。每個人都可以用尖酸刻薄的話去戳他的脊梁骨,那個人隱忍是錯,反駁是錯,發火則是錯上加錯。
「真不知道三妹平時是怎麼教育的孩子,能把孩子教育成這樣,小沈,你說我說的對不對?」二姨幸災樂禍地回了一下身。
——外婆你錯了,我所有的無堅不摧都是假的,所有的勇往直前也只是故作姿態,其實我是天下間最懦弱的笨蛋。
親戚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,那個用針扎一下楚楚,另一個就要用刀子去划她,其他人還會在傷口上撒鹽,樂此不疲。
大姐沒說話,二姐卻惱了:「幹什麼呀,事實還不讓說了?」
楚楚走到沈上時旁邊,皮笑肉不笑地盯著hetubook.com.com他道:「媽,沈老師說今天請咱們吃大餐,王府金錢豹貴賓樓隨您挑,今天我要不狠狠吃一頓,我都對不起他以前對我的教育。」
這種前所未有的打擊在最初的那一瞬不如綿綿後勁可怕,像條毒蛇,無時無刻的糾纏著她,慢慢吸干她身體里所有的正能量。楚楚的生活頓時處於一片混沌,她失去了對生活的一切動力和信心。
楚楚扎進了外婆的懷抱里,淚水流在了她的羊毛衫上。
一日,楚楚陪著外婆看電視,她靠在外婆的肩膀上,道:「外婆,我不想去實習了,不想再看見楊羽了。」
「外婆,我是不是很沒用……自己最愛的人都會被搶走,而我連面對的勇氣都沒有。」也只有面對外婆,楚楚才能說出這些話。
楚楚媽媽茫然的看著她們遠去的身影,又看了看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機的楚楚和玩著zippo打火機的沈上時道:「她們怎麼啦?」
楚楚一個人在外公家住了很久,她不想回家,不知道為什麼,只有在外公家裡才會讓她覺得安心。來外公家串門的人很多,都是外公以前的學生,楚楚盡量不喪著個臉給別人看,她要把全身每個細胞都畫滿笑臉。可惜不管以多少種角度來看,她都是在苟延殘喘。
大姐笑得花枝亂顫:「唉呦小楊瞧你說的,怎麼和我們楚楚交往就是受罪呀?不過話說回來你是怎麼和楚楚交往又和梁音好上的?」大姐向楊羽豎起大拇hetubook.com.com指,一臉讚許:「作為一個男人你可真棒。」
「好好管管你女兒吧小姨!」說罷,她踏著高跟鞋沖了出去。
「我們好心來勸她她卻把我們罵了個狗血淋頭!什麼孩子啊!」二姐說完這句話也大步走了出去。
「小音,別瞎說,這份罪我可不想受第二遍。」
現在,她只要一想到過去那些幸福的回憶,便無論如何都沒法放下這段感情。她把她最美好的時光和感情都給了他,怎麼能甘心就此罷休?而楊羽給予她的這種天崩地裂的結束方式來得太過猛烈且猝不及防,令她無法接受。
大表姐端詳著自己新做的漂亮指甲冷笑道:「她還能幹嘛?我估計以後她賺的那點錢連她自己都養活不了,更別說養活她爸媽了,真是沒見過這麼不孝順的孩子。」
「楚楚,你要是不實習的話以後可能就進不了12中了,12中可是重點中學。況且現在很多公司和學校都是看簡歷的,你中途放棄,到時候記載在了檔案上,因為這個找不到工作可怎麼辦?」說話的是二表姐。
二姨那滿臉愉悅暢快的表情楚楚現在都還記憶猶新。
楚楚『騰』的一下站了起來,親戚們的話語和動作突然停止,不約而同的望向楚楚。
大姨看了眼手錶,道:「這麼重要的事情你媽媽怎麼還能遲到?就跟你不是她親生的似的。」
楚楚用理智壓抑住心中的怒火,她知道為了媽媽不能和這些氣人有笑人無的親戚們撕破臉。
沈上時挑眉和_圖_書嘆息道:「丫頭你可比老師狠啊……」
二姐道:「唉,你媽媽就是太慣著你了,把你慣壞了,你要是我兒子,我肯定往死里抽。你出門千萬別說自己是梁華尚的外孫女,丟人。」
楚楚,特,別,想,罵,回,去。
那幾個剛來的時候一副幸災樂禍的嘴臉,走的時候一個個和潑婦沒兩樣。梁音倒是比她們沉得住氣,她得保持著純真的微笑,優雅的站起身,理好她的齊腚小短裙,挽著楊羽的手不慌不忙的往門口走,還很有禮貌的對楚楚媽媽說:「小姑,我們先走了。」
過去和楊羽還在一起的那段時間里,楚楚的世界里五彩繽紛,看什麼都像在唱歌。當初的幸福是實實在在的,後來的分別才會像墨水一樣灑滿每個角落。
楚楚看著他那個樣子,有種想和他同歸於盡的衝動。
「大姐二姐你們不要這樣啦,楚楚肯定也是有原因的啦,楚楚你是不是失戀啦?要不然我把楊羽還給你幾天,等你實習后我倆再結婚好不好嘛?」
外婆慈愛的笑著,摸了摸楚楚的臉頰道:「胡說,楚楚在外婆心裏一直是最棒的孩子。」
有人說時間可以沖淡一切,但後面還有一句話,除了那些對你太過重要的人和事。
楚楚的心一疼,看向楊羽,他趕忙躲開了楚楚有些鋒利的眼神。楊羽的這句話無疑是雪上加霜,殺傷力不亞於剛才二姐的那句。她納悶,楊羽就這麼恨自己?欲殺之而後快。
「那是肯定的。」
「楚楚……不是梁音姐姐說哦和圖書,你既沒有像我這麼漂亮的臉蛋,也沒有我這麼溫婉賢淑,也就別想著學的好不如嫁得好這種事情了,對嗎老公?」梁音睜著大眼睛看向楊羽,蒼蠅翅膀般的長眼睫毛呼扇呼扇。
就像當年大姐被沈上時婉拒而悲痛欲絕的時候,大姨二姨二表姐梁音都來勸大姐別想不開,那時年幼無知的楚楚第一次感受到了親情的治愈。但她卻無意中聽見二姨對二姐說:「你大姐這回鬧出了這麼個笑話可真夠我笑一年的了,你知道么我勸她的時候啊,我心裏那個痛快啊。」
楚楚表情輕鬆道:「今天的事情真是麻煩您們各位了,讓您們在百忙之中抽出空來叨叨我這點破事。經過各位的教育,我決定我還是繼續實習,原因有幾點,第一,我不想用貸款的錢去買奢侈品,第二,我不想靠整容去傍個大款靠身體賺錢。二姨,那天您跟跟我說您怎麼總長口瘡,我現在告訴您,您嘴上積點口德少拿別人的樂子當談資,口瘡自然就好了。梁音,您現任男友是我玩剩下的,只有您把他當個寶,您可看好他,沒準他玩夠你了又去找別人了。難聽的話誰都會說,只不過說了對人對己都沒好處,送各位一句話,不作死就不會死。就這樣,各位請回吧?」
「別說了。」大姨沖大姐使了個眼色。
如果這件事放在別人家裡,所有人都不會像楚楚的親戚們一般積極踴躍地,打了雞血般的蜂擁至此。至於是否真心為楚楚著急,關心楚楚暫且不予置評,反正就是重在摻合。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