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他一笑,溫暖如畫

作者:北宮少主
他一笑,溫暖如畫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七章 再次被老渣男陷害了

第七章 再次被老渣男陷害了

她望向窗外北都的一片繁華。北都是個歷史悠久的古都,擁有端莊典雅和千迴百轉的氣質,就像那京劇戲子,在華麗背後是沉澱多年的驚艷。
沈上時笑得很愉快:「傻孩子。來跟你分享點正能量的事兒吧。假如上天玩弄了你,不要悲傷,不要哭泣,因為——你這輩子都會一直被他玩弄的。」
沈上時看著她唇畔的笑容變得柔和,他嘆了口氣:「唉,還是我比較慘,經過您今天這頓狠宰,我又得靠饅頭白粥過一個月。」
楚楚雖然不知道美味公司是啥,但是一聽到吃小吃可以打五折便心動了。於是她咧著嘴,重重地的點頭,雙眼放光。
「走的話也行啊,把房租交了,否則就法庭上見吧。」
楚楚填寫好會員信息,又簽了很多張的名字。女孩將紙張整齊地收好,對她道:「今天晚上您將收到公司的電子版會員卡,消息請不要隨意刪除,謝謝您的參与,拜拜!」
「嗯,無所謂。買煙的錢夠就得。」
如今的北都,在一條條紙醉金迷的街道或是流傳經年的民間集市,從清晨到第二天的清晨,人們都是在喧囂中度過的。有人說,越是喧鬧的地方,就越是有不安在暗潮洶湧。
楚楚自我安慰:老妖孽這麼大歲數了都沒結婚,自己剛21歲,以後的路還長,還很長。
「沈上時?怎麼是你!」
楚楚使勁兒白了他一眼。
楚楚捂著頭,不耐煩道:「知道了知道了,真啰嗦,我以前怎麼沒發現你那麼嘮叨。」
楚楚義正言辭地對笑得妖孽的沈上時道:「沈老師,不管你做這些是為了耍我玩還是耍我玩都無所謂了,我不和你這種人計較。上次實習那件事加上這件事,總有一天我會加倍還給你的!回見!」
——你好我叫楚楚,是個大學實習生,特長是賣蠢,今後請多多指教。
「為什麼會是你!說好的溫柔體貼的萌妹呢!被你吃了嗎?!」
有時沈上時叫楚楚名字的時候,都是這樣語重心長的口吻,總是「楚楚啊,傻姑娘啊……」諸如此類。
諸如此類的批判或者勸說不止這一次,每次他聽到這麼有人說的時候,他不反駁,也不認同,只是笑笑。而和沈https://m.hetubook.com.com上時相處了這麼多年的楚楚卻感覺,他並不是趨於平淡,更不是沒能力,他只是將世事都看得很淡,只有經歷過大起大落的人才能有這樣的胸懷。雖然她不知道在他這大半輩子都經歷了什麼。
楚楚終於意識到這是個騙局了,她完全可以想象到媽媽發簡訊時那陰險又得意的笑。而那女大學生的聲音,估計是方才那個拉她去辦會員的女孩的!她就說嘛,剛才那個妹子的聲音好熟悉!
在大多數成年人身上,總會看到一些有關時間的烙印。那些烙印代表著,他們來到這個殘忍的世界很久了,並被折磨過;比如說,這個世界存在著的諸多不公平的法則,比如說,弱肉強食和成者王侯成為一切事情的簡單的理由;比如說,作為不可抗力的現實帶給人們的一切打擊,並且這種打擊逐漸令他們逆來順受。
「小姐您好,我是美味公司的職員,今天您當場辦理免費會員卡的話,以後美味公司旗下任何小吃店都可以尊享五折優惠。請問您需要麼?」
他挑眉嘆了口氣:「小楚楚啊……」
這兩人經過這麼多年的實戰切磋,損人的口氣都變得相似了。
楚楚猛地轉身,只見沈上時拿出一張寫滿密密麻麻字的a4紙。
而沈上時均不屬於以上類型,他開車不驕不躁,習慣單手握方向盤,技巧嫻熟,尤其是對油門和剎車的處理,妥帖得當。這一點就像他為人處事一樣,從來與世無爭,沉著冷靜,表面上略有浮夸,實則內秀。楚楚坐他的車就從來沒見過他超車,罵街,更談不上出任何事故。
楚楚像灘爛泥般倒在椅子里,目光渙散地盯著天花板。就在她萬念俱灰時,手機突然響了起來,那是一個特別蠢的信息提示音。
隨著人年齡變大,這些烙印就會越加明顯。但是這些在沈上時的身上都看不到。他並沒有大富大貴,亦不是位高權重,他本應該因為許多現實的缺陷而像他同齡人一樣焦躁煩惱怨天尤人。但他從來沒有過,他只是拿著自己應得的工資,安然地享受著屬於他自己的生活。很多人說,他這個年齡的男人應和_圖_書該有野心,是努力拚搏的大好時光。就像之前12中的校長語重心長的跟他說:「沈老師啊,你都35歲了,怎麼還每天都弔兒郎當悠閑自得的啊?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每天都為評職稱、加工資、榮譽稱號而忙得焦頭爛額,你怎麼一點事業心都沒有呢?」
坐在副駕駛的楚楚看向單手握著方向盤的沈上時,快行道上的車如流星般閃過,路燈柔和昏黃的光束落在他的臉上一明一暗,他側臉線條深邃而好看,稜角分明,皮膚白皙細嫩,他很削瘦,是一種有力道的削瘦,任誰也瞧不出他今年已經35歲了。
楚楚爸爸告訴她,如果想看一個男人的性格,就要看他開車的方式。性格平和的人行駛速度緩慢,處理細節柔和;性格謹慎的座椅調得靠前,雙手緊握方向盤,腦袋恨不得伸出外面;脾氣急的喜歡開快車,油門踩得深,剎車踩得急;城府淺較輕浮的男人喜歡炫技;還有的動不動就罵街,這屬於素質底下的。
沈上時像個深宮怨婦似的道:「皇上,臣妾做不到啊,臣妾要守身如玉啊。」
「沈上時你這個陰險的小人,我要和你同歸於盡!」
楚楚忍無可忍:「我呵呵你一臉!」
她拿著合同的一雙手不停地抖。「租房合同?還有我的簽名?我什麼時候簽的我怎麼不知道?!」
「……」
楚楚納悶,電子版會員卡?她第一次聽說。不過這公司還真會省錢,發簡訊比印卡可便宜多了。
楚楚在這裏出生,在這裏成長,這是她的故鄉。在她很小的時候,沈上時經常會給她講他小時候北都,紅磚綠瓦的老四合院,城門樓子下的說書人和吹糖人的手藝人,大柵欄的繡花鞋和張一元的蓋碗茶。走街串巷的叫賣聲和北都那字正腔圓的一句句古話。麻雀躍過柳梢頭,護城河流淌著曾經的榮耀與輝煌。七十年代的北都雖然已經像個懵懂孩童般笨拙的學習追趕流行,可淳樸的本質還流淌在北都人的血液里。
沈上時沒說話,只是晃悠那張紙。楚楚將紙一把奪了過來,上面的內容令她整個人都石化了!
沈上時憂心忡忡的看著她道:「你修鍊得還不夠火候啊hetubook.com.com,以前老師交往的那些個女孩啊,她們三九天都穿著絲|襪短裙,你得好好學習學習,沒準楊羽和梁音好上就是因為她不懼寒冷這點。」
說罷,楚楚轉身要走,卻被沈上時的一句話驚得邁不開一步。
於是,她氣沉丹田,獅吼功就這樣愉快地練成了。
如果換做別人,肯定會拉起她的手,或者拍拍她的肩,語重心長的勸說她,安慰她,再來一番朗誦般的鼓勵。但沈上時卻永遠干不出扮演這種知心叔叔所做的事兒,憐香惜玉的對待小姑娘。他向來劍走偏鋒。
她撥通了房東的電話,幾聲「嘟嘟」聲后,裏面傳來了一個聲音細膩的女孩聲,於是,她按照女孩給的地址找到了她的住所。
當她看清楚對面的人的臉時,那個字僵在了她的嘴裏……
楚楚瞪他:「渣男!你比楊羽還渣!」
楚楚淚眼婆娑,這真天無絕人之路!娘,你可真是我的親娘啊!
「那年級主任孫老師搶了你的榮譽稱號和獎金,你也無所謂?」
是媽媽發來的消息,上面寫著:寶貝,我今天看到一個大學生的招租消息,你看看。
沈上時笑得妖孽:「我做渣男的時候他還是液體,怎麼比。對了,你讓你媽媽先上去,是有什麼事情要和我說?」
所以說,好事成雙都是假的,禍不單行才是世間真理。
楚楚反擊道:「我告訴您一個好方法,去天上人間做幾天午夜牛郎,以您的賣相,點您的富婆絕對不少,生意那自是極好的!」
沈上時將頭髮往後一撩,頭一甩,拋了個媚眼道:「我就是那個性格溫柔體貼、無不良嗜好的萌妹啊!」
「你怎麼還是長不大呢?跟小時候一樣,遇見點小事就要死要活的。等你哪天真的成熟了,你再回過頭來看現在的你,會發現,你簡直愚不可及。」
楚楚的家離學校太遠了,每次她上班都要穿越大半個北都。以前上下班都有楊羽接送,就算天南海北她也無所謂。但現在不一樣了,她每天下班只能自己苦逼呵呵地擠公交、坐地鐵,花兩個小時才能到家,還會有迷路被人拐走的可能性。於是,她想在學校附近租房子,而當她看到這些慘無人道的月租金時,便打消和圖書了租房的念頭。
「我為什麼要交房租啊?」
楚楚捶胸頓足,一臉悲壯,這老妖孽手段簡直太陰險太渣了!
外公家的書房裡。
「……」
楚楚看著前方嘆息道:「你激勵別人的方式,還真是獨特啊……現在把我弄得一點退路也沒有了。我真是越來越討厭你了。」
「……沈上時你這個賤人中的超級賽亞人!一隻腳踏進棺材的人了還賣萌,真可恥!等等,難道說……」
外公家到了,楚楚讓媽媽先上樓。兩個人坐在車裡緘默良久,沈上時掏出玉溪點著了一根,沈上時是個老煙鬼,煙癮極大,他吸進去的煙霧吐出來總是變得稀薄,他將車窗緩緩打開,一股冷風頓時灌了進來,冷得楚楚打了個巨大的噴嚏。
剛一踏進小區,楚楚就看到一家公司在小區里舉辦活動,掛滿粉色氣球的桌子旁圍滿了人,桌子上掛著個巨大的牌子:美味公司十周年活動,免費辦會員卡,尊享5折優惠。這時,一位身著粉色羽絨服的年輕女孩笑盈盈地向她走來。
楚楚狠宰一頓沈上時后已經是晚上八點多鍾了,沈上時開著那輛總被楚楚叫做「黑胖子」的奧迪A6L送楚楚和媽媽回家。一路無言,因為楚楚已經撐得說不出話了。
楚楚懷著激動又忐忑的心情按響了門鈴,等待的過程中,她反覆練習著初次見面的自我介紹。
「這幫房東都什麼情況?這房子朝向那麼差,還不是24小時熱水,地理位置還不好,還那麼小,一個月要五千?這跟搶錢有什麼區別?」楚楚對著電腦大罵道,嘴裏狠狠地嚼著雞肉味嘎嘣脆的薯片。
然後楚楚看到了媽媽發來的圖片,上面寫著:招萌妹合租:本房位於幸福大街24號院1號樓,南北通透,擁有24小時熱水和16m寬頻,周圍設有公園、711超市和小吃街,shoppingmall。保安可靠有保障,且鄰居和藹可親,環境優美,時不時還搞個小區聚會以及相親活動。本人大學實習女生,性格溫柔體貼,無不良嗜好,租單間,只要一千塊。
「……」
對面的男人抱臂倚在門框上,笑得很妖孽:「別動不動就親別人好不好,你可是個小姑娘家家。」
楚楚www.hetubook.com.com突然明白了一個道理。當一個人身陷苦難時,好聽的話和樂觀的態度是沒有用的。
楚楚頓時風中凌亂了,頭頂好像有路過的烏鴉哇哇叫著。
「用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,你說你笨不笨?」沈上時有些恨鐵不成鋼地戳了戳楚楚的頭。
厚厚的防盜門被裡面的人打開了,楚楚激昂地說道:「親!」
沈上時含笑看著她氣喘吁吁,憤怒又拿他無可奈何的模樣,唇角含著略帶得意的笑容道:「別啊,你還正值豆蔻年華,我都已經是一隻腳進棺材的人了,和我同歸於盡多不值當啊。」接著,他又挑眉道:「按照之前的約定,一個月一千塊,算便宜你了,怎麼樣?」
楚楚一張恍然大悟,臉僵住了,這樣的表情讓她看起來更蠢了。她再次明白了事情的真相,那女孩原來是沈上時雇來的,而沈上時這一計,利用的就是她貪圖便宜的心理。
「就在剛才你填會員信息的時候啊,難道你就一點都不好奇,為什麼填會員信息要簽那麼多張的名字嗎?我的合同就壓在了最下面。唉,楚楚,你要對我負責啊。」他一臉棄婦的模樣。
「我以前也沒發現你這麼笨。你小時候比你現在可聰明多了,這些年你究竟經歷了什麼,才造成你現在智商這麼低啊?」
沈上時開車很穩,這是楚楚爸爸對他的評價。楚楚爸爸是個工科生,畢業於北都最好的理工大學,畢業后一直從事汽車行業,屬於業界一流人士。
沈上時笑了笑,沒再說話,只是一直看著楚楚。楚楚被他看得發毛:「你幹嘛一直看我?」
楚楚再次白了一眼他,沒理他。
五折優惠?
霓虹燈閃爍交織著映亮了鋪滿厚重烏雲的天空,歌舞昇平。無論天氣是如何狂風驟雨,城市的哪處經歷著悲歡離合,世界多麼動蕩不安,北都永遠保持驚艷的姿態。沈上時亦如此。楚楚望著那片燈紅酒綠,忽然覺得自己是那麼的渺小,所有自以為的悲傷在北都的大舞台上都顯得那麼微不足道。
今天還真是好事成雙啊,看來她積攢多年的人品終於爆發了。
老妖孽當時悠閑地抽著小煙道:「我這叫深藏功與名!」
——嘿妹子,我喜歡看暴走漫畫,海賊王和龍珠,你呢?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